您现在的位置: 故事汇 > 推理故事 > 侦探悬疑 >

贵宾车厢迷案

故事汇 时间:2018-01-25 作者: 故事汇

  森木朗是一个不幸的男人,一年前,他的妻子樱子在一趟新干线列车上死去,死因是喝了烈性毒药。樱子死后,森木朗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他从一个朝九晚五的公司职员变成了无业游民。公司里那些流言蜚语,实在让他受不了,同事们挤挤弄弄的目光,让森木朗感觉自己成了逼死樱子的凶手。是的,森木朗和妻子的关系不太好,可这也不是他逼死妻子的理由啊!

  妻子去世一年后,森木朗乘上了妻子出事时搭乘的那班列车。看着车窗外的景色,他陷入了沉思。

  一年前,樱子乘坐的也是这节车厢。这节车厢是贵宾座,没有像普通车厢那样摆放着固定的座椅,中间也没有过道,四个小圆桌呈平行摆放。车厢里的乘客可以喝酒品茶饮咖啡,当然,如果有结伴而行的情侣,这节车厢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与女伴脉脉含情地对视,看着她轻启朱唇浅啜咖啡,整个人的心情都会好起来吧?

  乘坐这节车厢的乘客,非富即贵,普通人难得有这样的雅兴。

  一年前,樱子乘坐这趟列车,回她在大阪的娘家,为母亲过六十岁生日。老太太对于女儿女婿之间越来越淡的夫妻感情相当揪心。老人没有邀请森木朗参加她的生日宴,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单独和樱子谈谈,劝解劝解女儿,让女儿女婿敞开心扉,好好在一起过日子。

  老太太的这个想法,并没能来得及告诉樱子,因为樱子是在去娘家的途中身亡的,而不是在返回的途中。发现樱子死亡的,是同节车厢里的另外五个人。那五个人坐在另外三张圆桌旁。有两对情侣,还有一个是孤身一人。警方查明,这五个人都没有杀人的嫌疑……

  森木朗想到这里,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他站起身,经过旁边三张小圆桌,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。

  那三张小圆桌旁边都坐着人,相邻的一张圆桌边坐着一位女士。明明是深秋天气,她却穿着黑色的薄绸装,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。森木朗暗想,这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,但此时此刻,他没有欣赏的心情。

  从卫生间出来,森木朗正要顺着来时的路返回车厢,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他踏步的方向,居然是另一节车厢。森木朗苦笑了一声,看来自己心不在焉,连路都走错了。回到座位边坐下,森木朗不经意地朝那个女士的方向看了一眼,女士也恰好向他这边看来,两人目光对视,都没有闪避,而是互相点头示意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  吃晚饭时,那女士朝森木朗这边走了过来,客气地问道:你好,介意我坐在这里吗?

  请坐。长路漫漫,谁不想有个伴呢?森木朗礼貌地请她入座,并为她打开了一瓶酒。

  两人攀谈起来,森木朗得知女士叫美致,美致似乎对森木朗很有好感,两人聊得十分愉快。时间过得很快,森木朗要下车了,美致笑道:看得出,你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。我期待着你给我打电话。说着,她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,扭着腰肢离开了。森木朗看到她的酒杯下面,压着一张名片。

  森木朗将名片拿过来,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。他正要将名片放进衣兜,冷不丁看到自己的衣袖上沾了一根褐色的长发。森木朗奇怪地看了看那根长发,目光又转向了邻桌的美致。美致捕捉到了他的目光,报以嫣然一笑。

  车到了大阪,森木朗下了车。这次旅行,他本是想去岳母家,探望一下老人家,可是因为新干线上的意外邂逅,他决定不去了。

  下车后,森木朗先给当年办理妻子案件的警察松野打了个电话,询问说:我想打听一下,樱子死的那天,车厢里有没有一个叫美致的女人?

  松野没有立即回答,话筒里传来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,显然,松野在查询着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松野答道:有。不过我告诉你,她不可能和这起案子有关,她是列车长的姐姐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

  森木朗应了一声,放下电话,他若有所思。

  当晚,森木朗在车站附近的一家旅馆里住了一夜。第二天中午,他踏上返回京都的旅程。这一次,他不会寂寞了,因为和他相伴的,是他一早就联系好的美致。

  森木朗一上车,就看到美致已在车厢里等着自己,两人便坐到了一起。森木朗问道:你经常乘这趟车?美致答道:是啊,我的家人是列车上的工作人员。

  坐这节车厢的,都是有钱人啊!森木朗似乎在叹息着什么。此时,另外三张圆桌旁坐着的都是一男一女,这些男女窃窃私语着,根本无暇顾及别的桌上发生什么。美致似乎对森木朗刚才的话有些不悦,说: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

  森木朗冷冷地说:很简单,这节车厢里,既有出来偷欢的,也有像你这样钓鱼的。对你而言,不管男女,只要有钱,你就能想办法捞上一票,对吧?

  美致生气了,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来骂了一句:你混蛋。紧接着,她就要离开。

  等等,对不起,算我说错话了。我得去趟洗手间,你帮我看一下行李里的贵重物品,成吗?森木朗绅士地问道。

  美致犹豫了一下,还是气呼呼地坐了下来,却没再理会森木朗。

上一篇:神奇的画笔
下一篇:没有了